亚慱体育APP在线下载

皮克福德 无知者无畏

1996英格兰欧锦赛半决赛英德点球大战,索斯盖特把点球罚丢,成了英格兰罪人。22年过去了,索斯盖特以英格兰主帅的身份完成了自我救赎。

英格兰居然赢下了点球大战!“我永远都欠他的。”在第三轮中罚丢的亨德森说,当这位利物浦中场出现失误,看起来三狮军团将又一次倒在点球梦魇中,但皮克福德说了不,第四轮哥伦比亚主罚的乌里韦将皮球踢在了横梁上。第五轮面对巴卡,皮克福德用一个精彩的扑救将皮球拒之门外……

不过皮克福德却有不同说法。当被问及赛后亨德森对他说了什么时,皮克福德说:“当时他跑过来说干得好兄弟!我则提醒他:‘天呐,是我救了你,兄弟!’”

很显然,皮克福德并不是那种过分谦虚的球员,也不是那种时刻都准备自嘲的球员,他永远都充满自信,这与他的成长过程有关,青少年时代,出生于1994年3月7日的皮克福德曾是一个安静甚至是可以被称为害羞的孩子,八岁时就加入了桑德兰青训营。然而世事艰难,尽管2009年开始就一直是英格兰各级青年队的一员,2011年便上调到了桑德兰一线岁的孩子来说,想要在英超站稳脚跟实在太难了,尤其考虑到他是门将——可不是人人都有布冯或卡西利亚斯那样的运气和实力。

2012年,18岁的皮克福德被租借去了当时在第五级联赛的达灵顿,之后一个赛季是同样踢第五级联赛的阿尔费登,难以想象一个未满20岁的孩子在狂野的低级联赛中会遭遇什么样的对待,以皮克福德的话说:“那是个纯爷们的世界,真的,我从那些纯爷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阿尔费登主席布拉德利至今仍对皮克福德当年的表现记忆犹新,当时他们的主力门将巴内斯受伤,只能从桑德兰租来这个孩子,在代表阿尔费登出场的12场比赛中,皮克福德保持了五场零封。“他是个非常出色的年轻人,能够控制整个禁区。”布拉德利回忆,“场下他是个安静的孩子,有点害羞,但一旦他跨过边线走入球场,他的气场就完全不同了,时刻都专注于比赛,不断指挥后防线,他是个优秀的球员。”

皮克福德的首场纯爷们比赛是在达灵顿踢的,那是2012年1月的事情,由于俱乐部深陷经济危机,达灵顿被处于禁止转会的处罚,但总经理克雷格在关键时刻申请到了一次特许,可以引进一名门将。当时可选择的范围非常小。“由于当时我们正处于转会禁令中,虽然有特许,但也只能引进一位不满19岁的球员。”现在在米德尔斯堡负责青训工作的克雷格回忆,“如果没有这个限制,我肯定会去寻找一名更有经验的门将,但在当时的情况下,我立即想起了皮克福德,我曾在桑德兰U12青年队带过他,即便在那个年龄段,他的天赋也是显而易见的。”

“当时他只有17岁,你肯定会担心他能不能适应,但他干得非常好。他的首场比赛对手是费雷德伍德,我们0比1输了,但丢球后10分钟,他在挤满人的禁区里成功搞定了对方的角球进攻,当时我就想,他肯定能行。”

但接下来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在为达灵顿出场的前五场比赛里,皮克福德丢了11球,球队直线跌落至降级区。“他当时的确犯了不少错。”克雷格说,“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从不会受到失误的影响,而当后防线上那些年龄比他大一倍的老家伙冲他吼时,他一点都不害怕,接下来他该怎么指挥他们还是怎么指挥,他一点都不怕他们。”

傲慢?不,在皮克福德的朋友们看来,与其说他傲慢,到不如说他身上藏着一个开关,只要按下这个开关,他就会从一个可爱的,不乏幽默感的年轻人变成一位充满自信的,甚至是咄咄逼人的门将。“他的自信令人印象深刻。”克雷格说,“但他同时也是个可爱的,脚踏实地的小伙子,直到今天依旧如此,他一直都没变过。”

最重要的一点是,皮克福德不仅拥有足球天赋,还拥有正确的态度,他是那种你可以告诉他“你有天赋”的年轻人,他不像有些年轻球员那样容易被物质所引诱,整天关心的是鞋子、发型和跑车,他拥有正确的态度。“当他的租借期满后,我们曾试图买下他。”布拉德利说,“但理所当然的,我们没能成功,我知道这很难成功,但还是忍不住回想,要是我们当年买下他,现在会发生什么?”

谢天谢地,桑德兰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犯错,离开阿尔费登五年后,皮克福德成为了英格兰国门,穿上了1号球衣,在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中扑出了点球。“真的,我很开心,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阿尔费登培养出来的球员,我们对能在他的成长过程中起到正面作用而自豪,这是个巨大的荣誉,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在阿尔费登踢球的球员有朝一日居然也能为英格兰的一号门将!”

事实上,在世界杯开始前,在低级别联赛摸爬滚打的这段经历还给皮克福德带来了一点麻烦,包括阿尔费登与达灵顿在内,皮克福德在四年里换了六家俱乐部,全部都是来自低级别,直到2016年才重新返回桑德兰效力,一年后桑德兰降级,皮克福德转会埃弗顿,再一年后,他成为了英格兰征战世界杯的一号门将。不少人质疑他在顶级联赛效力的时间不够,缺乏大赛经验.

去年夏天,埃弗顿花了2500万英镑将皮克福德带走,现在他们很可能要再掏一笔钱,上升到3000万英镑。“他的固定转会费不足3000万英镑,但还有附加条款,一条与他的英超出场次数有关,一条与他的国家队出场次数有关。”前埃弗顿技术总监沃尔什说,“从现在的情况下看,他的转会费肯定要涨到3000万英镑了。”

在沃尔什看来这很公平,“因为他值这么多,浮动条款存在的意义就是如此——如果球员达到了你的预期,甚至是更好,你会很开心地继续掏钱。他现在价值3000万英镑,而以后肯定还会飞涨,你知道我现在担心什么吗?我现在担心的是皇马这样的豪门很快就会找上门来了,直接拍出6000万英镑将他从埃弗顿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