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世界杯

首轮凭实力圈粉的利兹联队也是很多人的青春回忆录

富勒姆输了,利兹联也输了,但两支升班马的风评却截然不同。面对卫冕冠军利物浦,贝尔萨治下的利兹联,三度落后,三度扳平,虽最终落败,但虽败犹荣。

毋庸置疑,此役过后,不卑不亢的利兹联凭借实力圈粉,“疯子”贝尔萨的3-3-1-3足球理念让人流连忘返,但利兹联时隔16年重返英超也寄托了一种情怀,即便这是一场不用太在意的失利,但这依旧是属于一群人的狂欢。

其实,去年利兹联队才成立100周年,在英格兰足球圈内相当于一个晚辈,但绝非籍籍无名,曾获得过顶级联赛冠军、足总杯冠军和联赛杯冠军,也曾破天荒的杀入1975年欧洲冠军杯的决赛,憾负拜仁。

如果利兹联队的故事只到这里,依然可以成为自家球迷回忆里的序章。但,哪朵玫瑰没有荆棘,只是来自西约克郡的白玫瑰刺身傲骨拒轻浮,注定了会在雨打风吹中的历练。于是乎,1982年降入乙级,1990年重返降级,1992年折桂作为顶级联赛的最后一届英甲联赛冠军。

城头变幻大王旗,在“变脸”的英超,头五年的利兹联飘忽不定,走过惊险保级的迷途之路,途径英超第5的短暂繁华,但社区盾杯冠军和联赛杯亚军止渴不了原本大杀四方的激情,功勋教头威尔金森也在惨败死敌曼联后引咎辞职。

其实在此之前,他们还承受过坎通纳120万英镑超低价加盟曼联的阵痛,曾有媒体说:“这是一笔改变英超历史的转会。”但利兹联队历史上从来不缺大胆的领路人,在威尔金森之前的唐·里维,之后的乔治·格拉汉姆,都塑造过白玫瑰的光荣时代。

当有一天这个责任落在大卫·奥莱利肩上时,难免惊起一身冷汗,虽然此前曾辅佐过格拉汉姆,但利兹联当时的第一选择却是马丁·奥尼尔。无心插柳柳成荫,这名曾在阿森纳效力长达20年的功勋后卫一样成为利兹联再度崛起的灵魂伴侣,在他麾下,利兹联队从未迭出英超前五的位置,白玫瑰就此成为欧洲远近闻名的青年近卫军。

阿兰·史密斯、费迪南德、维杜卡、达科特、科威尔等悍将的名字直到现在都是许多球迷的青春纪念品,这些青年才俊缔造了属于自己的白色岁月,最经典的篇章就是2000-01赛季利兹联队在欧冠赛场先后击败拉齐奥、AC米兰、拉科鲁尼亚,最终在半决赛输给瓦伦西亚。

物极必反是规律,利兹联队也不例外,白玫瑰的凋零有迹可循,他们开始摒弃原本经营有道的青训模式,在转会市场上大肆购买球星,并许以高薪。

理想总是丰满的,但当入不敷出时,所有的努力都会徒劳。即便主席里兹代尔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是利兹联的死忠球迷,也只能望洋兴叹,听起来有点残忍,事实是2001-02赛季利兹联无缘欧冠资格时,在没有电视转播分成,没有欧冠门票收入的支撑下,财政危机就是笼罩埃兰路球场上空的那片乌云。

最直接的自救方式无疑是甩卖球星,到2003/04赛季,利兹联已经相继流失了福勒、罗比·基恩、鲍耶、科威尔、费迪南德等一大批骨干,10岁就加入利兹联队的阿兰·史密斯独木难支,球队成绩一落千丈。

“当年我选择离开也是考虑到了利兹联的财政状况以及自己的未来,而我觉得那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这是今年阿兰接受采访时说的线年他是这样说的:“即便费迪南德离开,我也不会离开。“不过,利兹联队的球迷从没有怨恨过他,因为1亿欧元的债务这把刀太锋利,断臂求生已经是最大的幸运。

后面的故事,就成了利兹联队的永恒痛点,2003-04赛季利兹联从英超降级、2006-07赛季利兹联更是从英冠降入到英甲,2007-08赛季甚至以-15分开始征程。原来还以青年近卫军为荣耀的利兹联队就这样成了一个时代的过客,扼腕叹息只是中立球迷的常态,在利兹联队死忠眼里,除了擦拭眼角的泪水,就是在高歌中重塑凌寒独自开的勇气。

他们习惯了过山车的利兹联,这是这一次有点漫长。都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16年何尝不是某些人的青春,呱呱坠地的孩子长大成人,懵懵懂懂的少年已为人父,无论本人如何平庸,但那份白色的信仰一直栽种在埃兰路的苍穹之上。

曾看过这样一个故事,2019年利兹联一位小球迷不幸患上白血病,阿什利扬曾作为曼联代表去医院探望,但他却被“嫌弃”了,而后来利兹联的球员代表来看望时,小球迷就像见到了自己的偶像一样兴奋不已。

或许,这样的情绪,很难感同身受,但根植在内心的信仰就像一座大山,很难被移走。余光中曾有一句话说:“在月色和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这大概也能应用到球迷对利兹联队的情结上。

那件经典的白色战袍、那些意气风发的面孔一次次在回忆的筵席上被反复临摹和念叨,斗转星移,他们退役了,他们都老了。但庆幸,利兹联回来了,这是情怀上的延续和精神世界的温暖,足球,本应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