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世界杯

澳大利亚最年轻的国脚毁于伤病的天才世界杯红牌是他一生遗憾

哈里·科威尔有一张俊朗的面孔,有一只梦幻的左脚,曾有媒体用「澳大利亚的贝克汉姆」形容过他的魅力。

风光时,前利兹教练,也是科威尔的伯乐威尔金森教练在1996年一度认为「科威尔和齐达内会是将来世界上最好的两名球员」。

落魄时,科威尔是出了名的玻璃人,2010年患上自身免疫性肝炎的他一度被诊断为不久于人世,好在「莫须有」。

熟悉科威尔的球迷基本都是通过英超窗口认识他,其实冥冥之中,他和英超有着不解之缘分。

科威尔虽然出生于澳大利亚的悉尼。但是在科威尔出生之前,他的父亲是从英国移民而来,足球是这个家族里被提及最多的话题,科威尔的哥哥就沉醉在英国足球的氛围中,并立志有朝一日回到英格兰,成为一名职业球员。

无奈天赋平平的他从未被认为好苗子,何况澳大利亚是一个以板球闻名的国度,但科威尔抓住了哥哥的接力棒。从踢空可乐瓶起步的他接触了街头足球,走进了悉尼的马可尼俱乐部,当时他和队友维埃里被认为是潜力股。相对前意大利国脚的空霸属性,科威尔的速度和灵气则为他积攒了人气。

哥哥陪练,母亲「守门」,父亲监督、姐姐接送,科威尔的足球之路离不开家族的支持,但天赋才是支撑他拿到NSW足球联合会的奖学金的砝码,只不过15岁就拿到利兹联队的offer堪称是意外之喜。

忐忑与激动,是科威尔当时的情绪,从小崇拜范巴斯滕的他很快在青年才俊一的利兹联青年队站稳脚跟,作为异乡人的少年脸上没有思乡症的纠结,只有阳光与洒脱。

用当时青训教练保罗·哈特的话说:“当时我们发现那些离家3公里远的孩子们都很想家,但幸运的是科威尔有着坚强的性格,比大多数来自英国本土的孩子们要坚强得多”。

这并非夸奖,早在17岁零7个月的时候,科威尔就在对阵智利的比赛中上演国家队处子秀,成为澳大利亚足球历史上最年轻的国脚。而在与利兹联签约四个月后,不到18岁的科威尔就被推上了「前线」。

处子秀的替补身份和平淡过程并不妨碍年轻人憧憬诗和远方,相反战绩不佳的利兹联趁机重建,功勋主帅威尔金森下课,名帅乔治格拉汉姆接任,就这样,以阿兰史密斯为代表的青年近卫军就这样被推上了历史的舞台。

在攻击中场位置上如鱼得水的科威尔完全符合澳大利亚国脚的身份,跻身欧冠四强、拿到英超赛季最佳青年球员,入选英超最佳阵容等一系列镀金履历远比180场打进45球的数据豪华。虽然他不是最为娇艳的一朵「白玫瑰」,但队友的评价从不吝啬。

在利兹联队大放异彩之前,19岁的科威尔就差点成为国家英雄——1997年,澳大利亚与伊朗的世预赛附加赛上,科威尔在德黑兰阿萨迪球场10万观众前打进了国家队处子球,拿到平局的澳大利亚全身而退,次回合的科威尔再次打入一球,但「袋鼠军团」遗憾的以客场进球劣势被淘汰。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利兹联身穿10号战袍的科威尔继续涂饰自己的英超梦。遗憾的是,虽然个人数据出类拔萃,但白玫瑰却因财政赤字提前枯萎。

鸟兽散后,科威尔和他的老乡维杜卡也给自己制造了体面分手的机会——2002-03赛季保级关键战中,利兹联击败阿森纳,科威尔的凌空抽射为知遇之恩的主队保留了英超名额,也为自己的告别画上了无奈又圆满的句号。

流入转会市场的科威尔自然是香饽饽,阿森纳、曼联、利物浦三家豪门「围猎」。阿森纳提出以球员交换为核心的方案被拒绝,曼联心思花在求购罗本上,最终利物浦在2003年以500万英镑拿下,一度被认为捡了个大便宜。

“我们引进了一位可以让球迷进入球场观看比赛的球员,这是科威尔带给安菲尔德的巨大号召力。”时任主帅霍利尔对这笔交易相当满意。

第一次参加默西塞德郡德比的科威尔就展现了新人的即战力和默契度,贡献一球一助攻的澳大利亚人被欧文吹上了天:“我们唯一缺少的是致命的传球,科威尔伟大的传球结束了这一切。”

其实,刚加盟利物浦时,科威尔在季前赛的运气并不好,第二场就遭遇了脚踝韧带拉伤。但健康的澳大利亚人在左右边路和前腰位置上都能充当万金油属性,甚至还能在锋线与欧文组成「OK」组合。

第一个赛季科威尔就打进了11球,是利物浦生涯最高产的一个赛季,kop对科威尔相当尊重,以至于战绩不佳时,出现了「法国人根本不懂怎样利用科威尔,在这样一支依赖长传的球队里,他注定会碌碌无为」的声音。

欧文、赫斯基、巴罗什、庞戈勒搭的前场组合中,有人追风,有人拉垮,打打停停的科威尔根本无法重现利兹联时期的光辉岁月,何况他与霍利尔之间出现了矛盾。在利物浦拿到2004-05赛季的欧冠资格后,完成任务的霍利尔下课了,对于彼此而言都不是最坏的结果,有意思的是,当时传闻欧文才是「倒霍派」。

贝尼特斯的上任确实拯救了利物浦,科威尔也尝到甜头,2005年欧冠决赛中最意外的排兵布阵之一就是玻璃人科威尔拿到首发位置。可惜的是第23分钟就因伤下场。坦白讲这是伊斯坦布尔奇迹的一个转折点,虽然科威尔成为第一个获得欧冠奖杯的澳大利亚人,但多少夹杂着悲情的成分。

区别在于被信任的科威尔认为安菲尔德是他的理想归属地,不仅仅因为自己从小是利物浦球迷,也是源自被信任的感觉。用贝尼特斯的话说:“他的复出让我感觉好像利物浦又签下了一名新球员。”

2005-06赛季就是他知恩回报的缩影,出场锐减的科威尔只打进了3球,创下了职业生涯新低,但却换来三场胜利,最为深刻的是,在默西塞德德比中用一粒凌空抽射打进制胜球。当然还有2007年欧冠决赛前,科威尔特意理了个新发型,可惜的是,运气并没有眷顾他的雄心。

在利物浦的最后两个赛季中只捞到18次的澳大利亚人已经无法和「未来」扯上了,甚至还因「诈伤论」与贝尼特斯鱼死网破——“我早就想离开利物浦了。”平心而论,从2003-08年,科威尔只为利物浦出场98次已经说明利物浦并不亏欠他。

回想加盟利物浦的第一天,刚刚当上新郎官不久的科威尔曾举起7号战袍豪言:“能够拥有这个号码是一种荣幸,我将带着自豪穿上它,希望能取得和基冈和达格利什一样伟大的成就。”但伤病剥夺了他的幻想,不过足总杯、社区盾、欧冠和和欧洲超级杯冠军丰富了他的青春纪念册。

三十而立的年龄,天才只能加盟土超,有巴洛特利的即视感,但其实科威尔只是输给脆弱的身体,不过在加拉塔萨雷出场63次打进22球的科威尔又有归来如少年的感觉,成为最受欢迎的球员代表,值得一提的是,在遇到了利物浦时期的老队友巴罗什。

在职业生涯后期,澳大利亚和卡塔尔是展示他天赋的舞台,但在墨尔本退役圆了他落叶归根的梦,如果愿意细扒的话,其实当时他是被解约的,年龄和伤病让意志力强大的澳大利亚人彻底没有了战斗欲。

但就历史地位而言,科威尔是澳大利亚之光,2016年他领取了象征着澳大利亚足球界最高荣誉的「阿莱克斯-托宾」奖。

也许在罗列科威尔的职业生涯缺憾时,利兹联队从盛到衰,伊斯坦布尔奇迹因伤下场,澳大利亚亚洲杯被绝杀都会被提及,但他最痛的记忆却是2010年世界杯上,只出场了24分钟下场。

这一次阻碍他的不是伤病,而是手球和红牌。从慢镜头来看,加纳人的射门速度奇快,站在立柱旁边的科威尔几乎是下意识地去挡皮球,遗憾的是,在那一瞬间他的手臂是张开的,虽然科威尔是无意识的,但裁判“残忍”的罚了点球和红牌。

“我尊重裁判的判罚,按照规则,他的判罚是没有问题的,但我要说,我绝对不是故意去手球。”

踢而优则教是科威尔的自然选择,只是并不如意。在沃特福德预备队被解雇,在英乙诺茨郡执教10周下课,在英乙奥尔德汉姆执教两个月就下课。

现在的他更愿意以评论员的身份与球迷见面,至于身体状况,他做了一次认真的解释:“我觉得身体很健康。那些说我有病甚至生命垂危的新闻,我想都是一些媒体很不负责的报道,都不是真的。”